Up134866033 3 作者 豆瓣: 2016-03-11 14:40
文章788篇

师大路的“羊城夹馍”

字数6788 阅读338

我把做午饭作为我的专职,钟书只当助手。我有时想,假如我们不用吃饭,就更轻松快活了。可是钟书不同意。他说,他是要吃的。神仙煮白石,吃了久远不饿,多没趣呀,他不羡慕。但他作诗却说“忧卿烟火熏颜色,欲觅仙人辟方”。电灶并不冒烟,他也不想辟。他在另一首诗里说:“鹅求四足鳖双裙”,我们却是从未吃过鹅和鳖。钟书笑我死心眼儿,作诗只是作诗而已。

——杨绛我们仨

———

有人赞誉“羊城夹馍”是“师大路三绝”之一,而在我这“羊城夹馍”是绝对的美味,没有之一。读杨绛先生的《我们仨》,觉得人生就应该那样,平淡又温馨,名利不过分介怀,别人认可与否更是过眼云烟。世界是自己的,与他人毫无关系,该珍惜的人珍惜,该珍惜的日子要珍视,这样就好。曾经在师大路上“逍遥快活”的日子,恐怕是被每一个师大校友所珍视的,我当然也不例外。神仙煮白石为食,永远不觉饥饿,那如果不能吃像“羊城夹馍”这样的好吃的,即便做神仙也好无趣的。

这些年总有人问我西安有什么好吃的,我或推荐或点评,提到过很多,却唯独没有提过这羊城夹馍。一方面这小吃很平常,平常到一度只是我每一次晚上家教归校,在食堂歇业之后权作充饥的“速食”;另一方面,我不知道这以“羊城”命名的广式小吃算不算西安的小吃,讲述出来难免会让人觉得西安小吃之盛名的难副,还有我不懂西安小吃的外行。不过毕业这么多年来,我总会在某些时候想起它。那些年,它细微平常融入生活,不足为外人道,也不被外人提起,于是这种近乎漠视的平常又变得非常难得,所谓“润物细无声”,就是说得这种感觉吧。但凡在雁塔附近读过书的人,应该都吃过这家夹馍,而凡是吃过它的人,评价也大抵是好的。很难想象,在西安这样一个以“夹馍”美食声名远播的地方,一个以外地为名的夹馍类小吃能如此得受欢迎。经过《舌尖上的中国》描摹,西安的肉夹馍俨然成为了关中美食的代表,其做工之考究,味道之亲切令人喜爱。当然,西安的肉夹馍我也是喜欢的,只不过相比于白吉馍的那种粗粝,我更喜欢荷叶饼的绵软细腻。

羊城夹馍的馍饼松白柔软,所夹的菜品众多。梅菜扣肉和红烧肉肥而不腻,松花鸡卷和腌制香肠口感独特……看夹馍师傅麻利地从大锅里捞出夹料,手起刀落地几下快斫,刀法老辣利落,那从容不迫的神情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吃货。就算你不愿吃肉也没有关系,菜夹馍也真真是极棒的!凉拌黄花、香辣土豆片、麻辣藕片、酱茄子味道都极佳,末了千万别忘记再加一筷子辣子!如果你愿意再来碗擀面皮就着这荷叶饼,那更是美味了。

小吃即生活,饮食是一种陪伴。林文月在《饮膳札记》中写到“有些甜美的记忆却是永不褪色,舌上美味之内,实藏有可以回味的许多往事。”从师大毕业这么多年,我从没有停止过对她的思念,这种思念,又岂能是一张荷叶饼能够体现的呢?要想体现,那也必须加上大盘鸡拌面,老陕干拌面,酸汤水饺,清蒸鲈鱼,糯香排骨,鸡蛋龙须面……

生活中,我是个记性很烂的人,尤其是对数字有种天生的不敏感,离开校园仅仅一年,再次回到师大,师大校园里教学楼宿舍楼的编号统统记不得了,说来好笑,不过是两位数字而已。不过,关于师大附近和院内的美食我却忘不掉,那味道,口感,甚至色泽,总是怀念。比方说墨香斋西湖牛肉羹里的牛肉粒悬浮在浓稠的芡汁里的曼妙,那十二个小牛肉包子蜷卧在白瓷碗里的丰满,再比如学子食府一楼最东侧杂粮煎饼入口的酥脆,二楼干拌面的浓郁味美。味觉能引发乡愁,能勾起回忆。

其实对数字的极其不敏感,也体现在我记生日上。我和母亲的生日是一天,自然是不需要记了,可父亲和姐姐的生日每年都记,可是每年都记不住,于是每年都痛定思痛,发誓说来年一定不会忘,可是到得来年,又会把日期记得模模糊糊。直到后来,我就学会了偷奸耍滑,临近姐姐生日的时候给妈妈打电话,说“我姐生日快到了吧,到时候告诉我一声哈!”,而临近父亲生日的时候再给姐姐打同样的电话,于是每年都有人提醒,每年都不必我操心,两方博弈,几位数字的事情,愣是被我折腾的不亦乐乎。不过在师大读书的几年里,我竟然“草创”了一种“师大纪年”的记事方式,简单说来,就是通过回忆事情发生在大学的几年级,再对应事情发生时西安的季节,两相对比,我就能想起事情发生的大致时间了。好多重要的事情我都是这样记住的,比如长辈的去世,又比如后辈的新生。

记得小外甥女出生的时候,是大二一个周日的傍晚,西安的秋渐入深了,当时的我正在等待每周一次的晚点名,同专业的所有同学聚集在雁塔校区操场的东北角,对,没错,就是栅栏边上那颗大树旁。母亲的电话打来,我离开吵闹的人群走向操场的中央,电话里,她开心地告诉我姐姐生了个小姑娘。我赶紧给姐姐拨去,现在想想当时的我也是稚气未脱的好笑,电话接通后我问的竟然是“那姑娘没有黑眼圈吧?”,因为姐夫和姐夫的母亲都有很重的与生俱来的那种黑眼圈,所以我总担心我的小外甥女也有。那天的天空明媚清朗,晚霞悬挂在清澈的天边。

其实对母校的追缅,就像美味在心中的厮缠,她们渐渐地融入记忆,化作岁月的一部分,不浮夸争宠,只是与我们默默地相伴。

查看原文  © 版权属于作者  商业转载联系作者
栏目导航 繁體中文